睡够八小时

小小垃圾站

【es】夜店paro脑洞 多cp

夜店paro


*避雷注意*


cp泉真 凛绪 英leo司 英敬 裕忍


注意避雷!!!注意避雷!!!注意避雷!!


人懒所以把设定和片段堆一起了,有洁癖或纯食党可以马上关掉(。)每对cp都有设定和短小的脑洞片段,长短看心情...因为懒嘛x

ooc不可避免,还请海涵。

以上都ok的↓↓↓






濑名泉

经理。奸商。

上过偶像学校,当过模特,最后不知为何开起了夜店。

长的好看但是说话很难听。

性格比较糟糕但是人很好。

乐趣是欺负后辈调戏熟人。

接纳了无处可归的后辈游木真和衣更真绪,而且将两二人培养成了吧台看板。和leo是旧交。对真异常执着。


游木真

酒保。阳光的眼镜少年。

有人偶般精致的面孔,但不喜欢被过度关注长相。

看上去非常阳光,其实很自卑。

曾在偶像学校就读但因故同衣更真绪一起退学。与真绪是密友。

虽然感激泉的收留但对他的骚扰感到害怕。内心憧憬着泉。



——泉真的场合——

经理x酒保!脑洞是小真被泉总各种骚扰,屡次抗议失败,某天发现泉总瞒着自己很多事,心情复杂于是把他绑起来逼问。

就是那个...游总和小泉的捆绑play。

*




衣更真绪

酒保。老好人。

喜欢多管闲事,天生爱操劳的命。

退学后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,到现在都不敢接触偶像相关的事。

和真是密友。

最近成为了某位客人的专用枕头。


朔间凛月

偶像歌手。睡眠不足。

有“暗夜的吸血鬼”美称。晚上喜欢四处遛达。某天来到一家夜店,枕着一位酒保的手臂睡了两个小时。睡的很舒服所以要了酒保衣更真绪的电话,每周六都会过来找他。

有时会在电话里唱歌哄真绪睡觉。



大概是傻白甜担当。

——凛绪的场合——


1.工作期间禁止闲聊

2.工作期间均用代号称呼同事,禁止真名交流

3.禁止以不正当理由与游君接触


濑名泉脸色铁青,用食指指节重重的敲击着手中的小黑板。

本来凑在一起的两人迅速分开,衣更真绪不自在的咳了两声,低下头躲避上司如针般的视线。目光不经意间扫到黑板上,不知何时新增的第三条歪歪扭扭的横在那里,好像要戳穿黑板的字体明显透露着书写者的愤怒。

“为、为什么要针对我...”游木真瑟瑟发抖。

“哼,给我有点自觉。”还不等真绪说点什么来安慰他,对面的人便冷冷开口。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MAKO跟我过来一下。”

衣更真绪满脸同情,目送友人哭丧着脸走出吧台后,拿起酒杯开始擦拭。


静谧的深夜,吧台一隅亮着昏暗的灯光,布料与玻璃摩擦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。衣更真绪晃着酒杯,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渺小。透过锃亮的杯面,他看到一个穿着酒保服,非常普通的男性的脸。只有那头酒红色的头发或许称得上时髦,他与这里相称的地方也就到此为止了。濑名泉很久以前说过,他和小真都不适合待在夜店,尤其是他这种看上去喜欢多管闲事的类型,将来肯定会过的很辛苦。不过话虽如此,濑名泉还是好心的接纳了当时无处可归的他们,像童话中的仙女双手一挥,掏出两套精心定制的衣服,从此让二人过上了不愁吃穿,快乐的吧台看板生活。平心而论,濑名泉是个很好的前辈,除了嘴巴太臭这一点。


衣更真绪将最后一只酒杯放回架子上,然后习惯性的环顾检查四周,发现桌子角落放着一本摊开的杂志。这是哪位客人不小心落下的吧,他一边想着一边拿起来翻看,一个衣着时尚的偶像便映入眼帘。他迅速移开视线,触电似的将杂志飞快扔进了纸箱。

“真绪!!”这时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,游木真满脸笑容朝这里跑来。

“真是辛苦你了...濑名前辈没有对你做什么吧?”

游木真瞬间脸色煞白,双手捂着胸喃喃道,“不要提他不要提他...”

真绪苦笑着伸出手想要安慰,刚要碰到真的肩膀,就瞥见远处的濑名泉也在往吧台移动并狠狠的瞪着自己。糟糕!得想什么方法搪塞过去!

“哈...MAKO今天工作辛苦了!”结果冒出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。

“真绪你在说什...啊!”被友人用手肘捅了一下,游木真疑惑的看向远处,然后立马噤了声。

“MAO你才是辛苦了!擦了好多杯子,哈哈哈!”游木真僵硬的挠着头,努力挤出几声干笑。


现在濑名泉臭着脸站在二人面前,他张了张嘴巴正要说话,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推门声打断了。

在这样的深夜,还有谁会光顾这里?

衣更真绪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。

门开了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他站在灯光的阴影下,全身被黑色所包裹。黑色的头发,黑色的西装,黑色的手套。他眯着双眼一动不动的靠在门边。衣更真绪已经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了,就在他拨好数字按下通话键的那一刻,男人突然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。那两抹在黑夜中过于耀眼的血红色,一瞬间让真绪停止了呼吸。那双红瞳透着无机质的冰冷,让人不寒而栗。等他回过神来,屏幕显示的字样已经变成了“通话中断”。

“唔...抱歉,我睡着了。”

男人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的说。

*





月永leo      

援交少年 创作天才 


朱樱司         

大学生    爱好音乐 


天祥院英智  

客人       名门出身


莲巳敬人    

临时酒保 工作时间是夜晚十点以后。


英leo司大三角 只开了个leo司初见的头(

英→leo→←司 有各种白学修罗场

leo的设定是天性自由,是那种跟着感觉怎么舒服怎么来的,所以跟英智有()交易 和英智是像朋友又像互相依存的奇怪关系 

遇到司后才决定安定下来不再放飞自我 ...大概这样的感觉,希望各位宽恕我orz

后来leo司交往了,英智一度陷入严重的消沉期,某天在店里因为醉酒被酒保敬人说教后,心境发生了改变...



——leo司的场合——

朱樱司远远的看着令人头晕目眩的灯光和欢呼尖叫的人群,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。那里像一个巨大的舞台,人人都在享受夜晚的狂欢,只有他拿着邀请函,迷失在入口的方向。侍者端着托盘经过,在他面前停下。

“先生,有人为您点的酒。”

“我?”朱樱司愕然抬头,指了指自己。侍者点点头,将酒杯递给他。杯中盛着深紫色的液体,如琥珀般映出圆润的光泽。一杯看上去名贵不菲的酒。对方是谁?为什么要这样做?有什么目的?疑惑与不安盘旋在朱樱司的脑海中,他甚至联想到电影中坏人把人灌醉再绑架之类不妙的展开,握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着。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,此刻紧张的有些手足无措。这时的他,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是被搭讪了。

侍者微微一笑,优雅的伸出手,“他就在吧台边,说想和您聊一聊。”

顺着侍者所指的方向,朱樱司怀着恐惧慢慢走了过去。

一个橘色头发的男子坐在那里,穿着白衬衫,袖口挽起,下身是天蓝色牛仔裤。明明是清爽的打扮,在男子身上却流露出几分狂放不羁的意味。男子撑着下巴,一脸出神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,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自己身旁。

朱樱司小心翼翼的开口,“那个,您好...”

男子这才转过头。他有一双狭长的眼睛,百无聊赖而又目光灼灼,嘴角自然上扬,看上去。比起如王子般端正的容貌,他身上凛冽和纯粹交织的气场更加使朱樱司震撼。

“噢,你好!请坐请坐!”男子看到他后拍打着身边的座位。

...总觉得一说话气场就变了呢?朱樱司默默的想。

*



~下面是并没有敬人出场的英敬片段~


如果喜欢上一个天性不羁的人,那么就先霸占他的身体,再夺走他的心灵。

天祥院英智很轻松的做到了前者,然而他所精心编织的温柔情网,在离猎物只有一步之遥时,被突然出现的闯入者撕碎了。

不论容资,身世,事业都碾压他人的皇帝,第一次在感情上输的一败涂地。

颓废了两个月后,他再次站在那家夜店门口。

“啊,英智!好久不见!”推开门,一道熟悉的声音令他心里一颤。

“...好久不见,月永君。”

月永leo挂着非常有精神的笑容,朝他伸出手。

天祥院英智下意识想像以前那样握住它,却看见那只手越过他的视野中央,搭在了另一个人肩上。

“我和司酱看到你都很开心哦!是吧,司酱!”

“le...leader!”男生难为情的把肩上的手掰开,看向英智的表情不知是警惕还是排斥。

差点忘记,他已经是别人的东西了。

天祥院英智眼神一黯。他突然感觉胸闷的难受,眼前的两人幸福的刺眼,他只能狼狈而逃。

吧台昏暗的灯光下,一个身着西装的海带头男子正在摆弄酒具。

“泉,拿瓶酒。”

“嗯,英智?”海带头男子惊讶的抬头,

“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这里了。这么说,顺利度过疗伤期了?”

“……拿酒。”

“啊啊~真无趣。算了,给你推荐这款新酒,喝一口足以让人欲罢不能哦。”濑名泉露出一个标准的奸商笑容。

*




葵裕太

酒吧驻演。


仙石忍

大学生。


裕忍超可爱——(你)忍因为学习的事找真绪帮忙,但是经常被想要霸占真绪的凛月“威胁”,裕太于心不忍便主动找他搭话。


——裕忍的场合——

“衣更大人...”男生怯怯的说。

酒红色头发的侍者正在与身边的人交谈,没有注意到这声微弱的呼唤。男生不甘心的扯了扯他的衣角,却猛的被一只手打开。侍者因为这动静转过身,眼神惊讶。

“仙石?怎么在这里?”

男生局促不安的揉着手背,看看侍者,又偷偷瞄向靠在他身上的着西装的男子,脸上写满了恐惧。

察觉到视线,穿西装的男子皱起眉头,咂了咂舌。

“噫...!”男生顿时吓的全身颤抖,发出小动物遇到危险一般的尖细叫声。

哎呀,被瞪了。

“凛月,不要对仙石这么凶!”

西装男子吐了吐舌。

葵裕太看到男生动了动嘴唇,尝试再次说些什么,却被一声哈欠声盖过了。

“真~

君,我好困啊...”

“你真是...不好意思仙石,明天再说吧。”

男生伸出的手停在空中,良久才缩回来。他低着头,看上去像是要哭了一样。

这孩子,真是太可怜了。

“他们会忙到很晚的,今天就先回去吧。”葵裕太好心提醒道。

男生被突然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。

*






感谢大家不嫌弃的看到这里,大概是没有后文了,over。




一个夜店paro

凛绪含泉真这样

特别短



1.工作期间禁止闲聊

2.工作期间均用代号称呼同事,禁止真名交流

3.禁止以不正当理由与游君接触


濑名泉脸色铁青,用食指指节重重的叩击着手中的小黑板。

本来凑在一起的两人迅速分开,衣更真绪不自在的咳了两声,低下头躲避上司如针般的视线。目光不经意间扫到黑板上,不知何时新增的第三条歪歪扭扭的横在那里,好像要戳穿黑板的字体明显透露着书写者的愤怒。

“为、为什么要针对我...”游木真瑟瑟发抖。

“哼,给我有点自觉。”还不等真绪说点什么来安慰他,对面的人便冷冷开口。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MAKO跟我过来一下。”

衣更真绪满脸同情,目送友人哭丧着脸走出吧台后,拿起酒杯开始擦拭。

静谧的深夜,吧台一隅亮着昏暗的灯光,布料与玻璃摩擦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。衣更真绪晃着酒杯,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渺小。透过锃亮的杯面,他看到一个穿着酒保服,非常普通的男性的脸。只有那头酒红色的头发或许称得上时髦,他与这里相称的地方也就到此为止了。濑名泉很久以前说过,他和小真都不适合待在夜店,尤其是他这种看上去喜欢多管闲事的类型,将来肯定会过的很辛苦。不过话虽如此,濑名泉还是好心的接纳了当时无处可归的他们,像童话中的仙女双手一挥,掏出两套精心定制的衣服,从此让二人过上了不愁吃穿,快乐的吧台看板生活。平心而论,濑名泉是个很好的前辈,除了嘴巴太臭这一点。

衣更真绪将最后一只酒杯放回架子上,然后习惯性的环顾检查四周,发现桌子角落放着一本摊开的杂志。这是哪位客人不小心落下的吧,他一边想着一边拿起来翻看,一个衣着时尚的偶像便映入眼帘。他迅速移开视线,触电似的将杂志飞快扔进了纸箱。

“真绪!!”这时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,游木真满脸笑容朝这里跑来。

“真是辛苦你了...濑名前辈没有对你做什么吧?”

游木真瞬间脸色煞白,双手捂着胸喃喃道,“不要提他不要提他...”

真绪苦笑着伸出手想要安慰,刚要碰到真的肩膀,就瞥见远处的濑名泉也在往吧台移动并狠狠的瞪着自己。糟糕!得想什么方法搪塞过去!

“哈...MAKO今天工作辛苦了!”结果冒出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。

“真绪你在说什...啊!”被友人用手肘捅了一下,游木真疑惑的看向远处,然后立马噤了声。

“MAO你才是辛苦了!擦了好多杯子,哈哈哈!”游木真僵硬的挠着头,努力挤出几声干笑。

现在濑名泉臭着脸站在二人面前,他张了张嘴巴正要说话,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推门声打断了。

在这样的深夜,还有谁会光顾这里?

衣更真绪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。

门开了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他站在灯光的阴影下,全身被黑色所包裹。黑色的头发,黑色的西装,黑色的手套。他眯着双眼一动不动的靠在门边。衣更真绪已经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了,就在他拨好数字按下通话键的那一刻,男人突然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。那两抹在黑夜中过于耀眼的血红色,一瞬间让真绪停止了呼吸。那双红瞳透着无机质的冰冷,让人不寒而栗。等他回过神来,屏幕显示的字样已经变成了“通话中断”。

“唔...抱歉,我睡着了。”

男人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的说。



没有了反正这个黑社会一样的是栗子就是了☆


【材木松】花


10分钟极小鱼

用了园丁集里那篇诗,安利一下,很棒。



“我喜欢你。”他握住我的手。

“可是我讨厌你。”我嫌恶的将手抽出来,向后退了三步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他重复着,小心的圈住我的身体,嘴唇在耳边厮磨,言语时热气喷在耳垂,引起我一阵恶心的颤栗。

“滚!”我尖叫道,将手中的玫瑰花束用力砸向他。在飞扬的花瓣中,他跌倒在地。

他没有说话,只是捡起墨镜,然后轻轻拿掉我头上的花瓣,最后失落的看了我一眼,便转身离开。

“啊...”
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攥着我的粉色衣角。

心脏像是烧了起来。

为什么,他走了呢?

为什么,我会如此痛苦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