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li.

 

一个乱七八糟的小号 啥都囤

势多川正广的猫耳事变 续

⚠这部分是支仓 正广 福重 三人的【修罗场】


⚠以康正双箭头为前提的支仓→正广←福重


以上x3 麻烦看清楚 有洁癖的小伙伴请【自行避雷】 不想搞链接 前文请手动翻主页orz


有第五卷的情节,涉及剧透


 @小邪__今天也交不上稿 这位爸爸的女仆装正广让我非常振奋,于是一撸到底  悄悄吹她,简直是个神仙,可爱上天的那种👍


确定ok吗???现在走还来的及


现在就来不及了↓↓↓


支仓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...

啊啊啊啊第五卷到了我旋转跳跃!!!!!!!!!小册子太可爱了于是来跟发大家分享一下 基本上是看图说话瞎翻译,有错误请一定告诉我!

正广做饭的时候被康介从背后抱住吓的刀都飞了,然后羞恼的埋怨他:不要从背后袭击我!很危险的!康介:哎我又没有妨碍到你嘛 正广:妨碍到了!

于是大龄儿童不高兴了,说我要是你的话才不会那么生气
为了证明这一点还提出他来做饭,正广来妨碍他(康介哥,你几岁...)

看着康介的背影正广害羞了,被老公帅到入迷(bushi)
被康介催了然后正广就手忙脚乱的抱住他:看吧 妨碍到你了 很危险吧!
康三岁:啊~好危险好危险~ 其实心里乐开了花x

后面的支仓和小健日常被晒一脸

memeco...

我可能是魔怔了才去打魔鬼恋人...还没从toma的监禁阴影走出来又去自虐 呕吐妹害人不浅(手动再见
事实证明一个非m根本跟不上制作组的脑回路 第二章就卡了(抱头痛哭  算了算了为了ayato小公主,非常想打出he呜啊啊啊

势多川正广的猫耳事变

你们好我来宣传邪到南极圈的教,重广。

其实这是一篇all正,以康正为前提的福重→正广和支仓→正广,爆字数没写完,所以只有重广的部分(嗝
有洁癖的小伙伴注意避雷

文笔比较垃圾,复查看了我自己都尬,还是本着疼爱正广小天使的念头发出来,嗯。

以下都ok的,来洗(磕)洗(邪)眼(教)吧↓

势多川正广在超市看了一本奇怪的杂志。

封面黑体加粗写着一行标题:没有男人会对猫耳不心动,没有。
旁边还标着18x。

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子高中生咽了咽口水,终于好奇心战胜了羞耻心,颤抖着手小心翻开了杂志。内页和封面一样花花绿绿,各种各样猫耳娘诱惑的图片看的他...

太厉害了这个简介,sw箱活还没出几次就要面临分裂危机 搞事,搞事
cp滤镜过滤后是这样的:在漫天飞舞的花瓣中握捧起那人温存的光芒,独自抱紧那人模样的玩偶黯然神伤——失去麻麻(老婆)的我们该何去何从?
脑补十万字虐文  最后来个晶爹式he

一个萤火虫的脑洞

豹笑居然把萤火虫打成萤光虫...

感觉这个设定蛮有意思

懒的写正文就发点片段 逻辑混乱注意

萤火虫栗x人类毛

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山林深处。

从土地里冒出来的小妖抢走了衣更真绪的挎包,挥舞着爪子飞快消失在前方青葱茂密的树林之中。

真绪慌忙追赶上去。他追了很远,那个深褐色的小小身影却如同隐身一般,再也觅不得踪迹。

他意识到自己跟丢了。而且,眼下最糟的状况是,他迷路了。
被树枝划过的伤口牵扯着痛,他拿纸巾简单擦拭几下,然后捂住额头。天色渐暗,四周尽是高耸的树木,密密麻麻环成一个圈,将他包围起来。更深处一些,它们紧挨着立在两旁,形成一条幽暗的通道,仿佛有什么在黑暗中蠢蠢欲动。
真绪虽然对这片...

【leo司】繁星与光

夜店工作者leo x 高中生司糖
几百年前的设定终于整出了个开头
毛是酒保 leo究竟是干啥还没想好(你)
不知道leo怎么称呼毛就随便写了,有出入务必告诉我(土下座)

“衣更,借我藏一下!”月永leo跳进吧台,迅速钻到衣更真绪身后。

紧接着,一个人从门口走了进来。来者是一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,有着一头深红短发,身形挺拔。少年走近吧台,微微欠身,彬彬有礼地问道:“打扰您了,请问月永leo先生在这里吗?”

“啊、不好意思,他现在不在。”衣更真绪也微微欠身,有些紧张的回答道。对方虽然看起来比自己年纪小,言谈举止间却透露着一股贵族气质,他推测这是一位家教良好的小少爷。

听到否定的答案,少年的眼神...

【es】夜店paro脑洞 多cp

夜店paro


*避雷注意*


cp泉真 凛绪 英leo司 英敬 裕忍


注意避雷!!!注意避雷!!!注意避雷!!


人懒所以把设定和片段堆一起了,有洁癖或纯食党可以马上关掉(。)每对cp都有设定和短小的脑洞片段,长短看心情...因为懒嘛x

ooc不可避免,还请海涵。

以上都ok的↓↓↓


濑名泉

经理。奸商。

上过偶像学校,当过模特,最后不知为何开起了夜店。

长的好看但是说话很难听。

性格比较糟糕但是人很好。

乐趣是欺负后辈调戏熟人。

接纳了无处可归的后辈游木真和衣更真绪,而且将两二人培养成了吧台看板...

一个夜店paro

凛绪含泉真这样

特别短


1.工作期间禁止闲聊

2.工作期间均用代号称呼同事,禁止真名交流

3.禁止以不正当理由与游君接触


濑名泉脸色铁青,用食指指节重重的叩击着手中的小黑板。

本来凑在一起的两人迅速分开,衣更真绪不自在的咳了两声,低下头躲避上司如针般的视线。目光不经意间扫到黑板上,不知何时新增的第三条歪歪扭扭的横在那里,好像要戳穿黑板的字体明显透露着书写者的愤怒。

“为、为什么要针对我...”游木真瑟瑟发抖。

“哼,给我有点自觉。”还不等真绪说点什么来安慰他,对面的人便冷冷开口。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MAKO跟我过来一下。”

衣更真绪满脸同情,目送友人哭丧着脸走出吧...

【材木松】花


10分钟极小鱼

用了园丁集里那篇诗,安利一下,很棒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他握住我的手。

“可是我讨厌你。”我嫌恶的将手抽出来,向后退了三步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他重复着,小心的圈住我的身体,嘴唇在耳边厮磨,言语时热气喷在耳垂,引起我一阵恶心的颤栗。

“滚!”我尖叫道,将手中的玫瑰花束用力砸向他。在飞扬的花瓣中,他跌倒在地。

他没有说话,只是捡起墨镜,然后轻轻拿掉我头上的花瓣,最后失落的看了我一眼,便转身离开。

“啊...”
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攥着我的粉色衣角。

心脏像是烧了起来。

为什么,他走了呢?

为什么,我会如此痛苦呢?

© lili. | Powered by LOFTER